位置: > 党建动态 > 正文 [ ]

我军大校:美军难赢IS像开先进越野车掉进沼泽

作者:七娃 来源:dede58.com 关注: 时间:2020-01-13 18:00

我军大校:美军难赢IS像开先进越野车掉进沼泽

2015年12月02日 14:34  中国新闻网 微博

  网络把世界连为一体,开辟第六维空间——心理空间,无形之心被无形之网推举、放大为战争制胜的新高地。在“网”“心”交织的变形空间中,大国战略博弈的主要样式已转向第七代战争——“信息思想战”。

  由意识形态冲突、常规军事力量的“械斗”和各种网络攻击构成的混合战争,弥漫当代军事现实。急速变化着的战争形态,已全面冲击和超越自海湾战争以来相对固化的“信息化”概念。关于战争和反战争的知识系统亟需升级、更新。军事革命不是一声发令枪,而是一个历史阶段中的一场跨栏长跑。

  美国掉入网络时代陷阱

  眼下,当今世界最先进、最强大的国家——如美国、老欧洲国家、俄罗斯,都在和恐怖组织“伊斯兰国”(IS)作战。近代史上的这些老列强联手出击,几乎总是所向披靡。但是,这一次它们动用了除核武器以外几乎所有的先进武器,甚至动用了古老国家体系中的其他力量,来对付一个崛起仅一年多的“伊斯兰国”,但是战争规模、范围不是越打越小,而是正好相反。

  美国已经掉入比越南战争更凶险的陷阱之中,这是因为今天已进入网络时代。当年,它撤出战场就可以摆脱灾难,现在,它端坐家中也无安全感可言。自二战后就在引领危险的战争新潮流的美国,终于把世界带到了一个连它自己也不认识的战争时代面前。

  “IS成了恐怖飓风,在全球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极端分子。他们正在摧毁国家、社会和文化组织,变成了自纳粹以来最危险的仇恨中心。”美国雅虎网站说,“IS兴起,利比亚,也门血腥的内战,‘基地’组织在中东不断爆发的战争中复活,这些都是失败的‘阿拉伯之春’的组成部分,这也是奥巴马对外战略记录中最黑暗的部分。”

  而“阿拉伯之春”的所谓革命,在美国是被视为网络时代成功的新战争样式而全力实施的!

  从军事角度看,这难道不是美国在信息化军事革命基本完成后,按照常规战争思路在新技术时代遭遇的新难题吗?形象一点说,它造了一辆性能优异的山地越野车,但是,在山的那一边,它开进了未知的沼泽地。

  “互联网+战争”水到渠成

  冷战结束后美国乘胜追击,开始实施对前社会主义地区和其他地区的“民主改造”——即征服世界的帝国行动。在此进程中,世界军事变革呈现动态性的连续突变,由此塑造了今天世界的政治、经济和军事生态。人类战争悄然开始新的全面进化。

  在美国战略思维调整,全面推行新征服理念期间,西方从机械化到电子化、信息化、网络化持续跃进,实现国家技术和新工业形态转换,同时也带动世界技术、经济、政治、军事领域发生巨变,使得这一时期的世界战争形态呈现出具有复合特征的“多形态”化:既有传统的军事型战争,也有嬗变中的文化型、经济型战争,还掺杂了原始的非国家组织的恐怖型战争。

  历史规律又一次显现:当一种核心技术全面取代上一代技术,成为世界主宰的时候,国际格局就将发生巨变,直接表现就是世界范围的战争。蒸汽机时代欧、美对亚洲的入侵和第一次世界大战;内燃机时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战。现在,计算机时代到来了。世界格局变化剧烈,国际形势空前激荡,表现在军事上,是一幅世界战争史上罕见的情景:在同一个时空中同时并存多类型战争——这是各参战方所拥有的物质实力和政治主张决定的。这种现实使得现代战争的规划者无法依照单一的制式化战争思路,组建任务和职能单一的军事体系。

  美国以文化战略为主,经济和军事战略为辅,成功肢解了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阵营,接着以冷战中积蓄的新军事势能,发起海湾战争——掀起以精确制导武器为特征的“信息(其实是传感器)化”军事革命,又以内部瓦解、外部干涉的新模式发起科索沃战争。进入21世纪,美国文化和军事的两只战争手交替挥舞,搅得世界周天寒彻。

  未来学家阿尔文·托夫勒在《力量转移——临近21世纪时的知识、财富和暴力》中说:“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与金钱控制的时代,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的强人手里,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、信息发布权,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,达到暴力和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。”在人类刚刚进入21世纪时,全球也不过只有3.6亿网民,但在今天,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20亿。网络语言、网络文化、网络经济……世界已经在美国之后鱼贯进入网络时代。

  “互联网+战争”于是成为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
  如果把初始的冷兵器时代战争算做第一代,当下世界的战争形态正在进入第七代。热兵器时代、蒸汽机半机械化时代是在陆海二维平面空间进行;内燃机机械化立体战争开辟陆海空三维立体空间;核武器时代,洲际导弹开辟第四维太空空间;电子信息化时代开辟第五维电磁空间;当前正在发生着的第六代信息、网络化革命,除覆盖前五大空间之外,还将开辟思想或心理空间等六维空间,诞生第七代战争。

  从“沙漠风暴”到“网络风暴”

  正如核爆炸发生在临界点被突破一样,美国在完成网络化社会转型之后,其战略思维也瞬间发生了“核裂变”——它发现了网络时代思想无国界的现实引发的世界无政府主义。

  美国科幻作家威廉·吉布森说:“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世界,人人都可以进入这个世界,而不必考虑由种族、经济力、武力、出生地而来的特权或偏见……”想想看,这“新世界”宣言对于激情澎湃渴望革故鼎新的青年人有着怎样的号召力?而青年人正好是网络的主要使用者,是“赛博空间”虚拟世界的主要“居民”。

  美国正是看到这一时代巨变即将在现实世界引发的政治地震和海啸,顺势而为,制造了一场又一场“颜色革命”。美国国防部委托兰德公司写过一份美国全球软实力的战略报告,明确提出要在世界各地扩张网络连接,特别是要连接到那些不喜欢美国思想观念的国家,通过网络向世界发起思想进军。

  2009年11月,美国网络安全公司发布报告《近在眼前:走进网络大战的时代》认为,大国正积蓄力量,以利用网络控制战争。备战网络战争的国家,以美国、以色列、俄罗斯和法国最积极。报告称“全球已经进入网络冷战的时代”。话音刚落,2010年突尼斯发生“茉莉花革命”,军队还没有从茫然无措中回过神来,政权已改换门庭。美国媒体说“它立即创造了历史——突尼斯成为阿拉伯世界首个通过公民暴动推翻其领导人的国家,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网民,这得益于突尼斯先进的现代通信基础建设、互联网的普及和手机移动网络的数字化”。

打印此文】 【关闭窗口】【返回顶部】 [
相关文章
推荐文章
最新图文


资源提供:
 
网站地图-网站索引